公共文化服务领域,“信息不对称”一直是个令人纠结的难题。市民无法获得文化活动信息,文化场馆的优质资源又常无人问津。文化云(即云计算技术应用于文化公共服务)的应用,有效克服了这一缺点,它可以充分发挥现代信息技术的特点,方便快捷地将各类文化资源传播到应用端,服务于公众、政府、企业和文化团体,为文化的传承、传播、共享、创新开辟了新的渠道。
下面就笔者的理解,对“文化云”与数字文化馆建设谈几点粗浅想法。
1 数字文化馆建设现状
1.1 基础设施日益健全,但设备资源共建共享
不足
近年来,随着各级政府充分认识到文化工作的重要性,文化建设不仅是“五位一体”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且是党和国家致力倡导的“四个自信”之一。在此背景下,各级对文化领域的投入不断加大,各地文化馆的公共数字文化建设基础设施逐步健全,当前各级文化馆基本上都具备了数字化服务的能力。但是,由于各文化馆在数字化建设过程中各自为战,其在资源数量、技术保障方面存在很大的局限性。
1.2 文化资源体量庞大,但数据存储面临困难
随着数字文化馆建设的深入,各类以文字、图片、光盘等保存的文化影像资料,逐步转化为数字资源,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增速将越来越快。根据国家一级馆的创建要求,各文化馆在数字化建设中都要配备存储、网络等设备,为数字文化服务提供基础设施支撑,存储容量要达到10TB级。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2月26日发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统计:全国有3 311个文化馆,如此庞大的数据量,对基层文化馆来说,在数据存储和管理方面大都面临着资金和技术上的困难。
1.3 建设过程百花齐放,但缺乏资源集成的统一平台
各级文化馆纷纷建立专业数字服务网站,在后台数字文化资源的支撑下,通过网络让用户实现实时的使用和分享。但是,由于各文化馆数字化建设大都独立开展,缺少对各级各类文化馆进行整合的平台,馆与馆之间、用户与用户之间还很难实现文化资源共享。
1.4 整体水平有所提升,但信息化专业人才仍然匮乏
数字文化馆建设,涉及计算机技术、网络技术、云计算技术、大数据技术等专业知识,对各类专业人才提出了较高的要求。据了解,除省、市级文化馆有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外,区县级由于编制原因,很难招录足够的专业技术人才。因技术对专业水平要求较高,如对文化馆原有人员进行培训,也难以达到数字文化馆建设、维护和管理的要求,无法提供稳定的文化服务。
2 “文化云”的基本特点和重要意义
2.1 有利于建设数字文化资源平台
数字文化馆建设重要的基础内容之一是建成文化资源数据中心。数据中心包括硬件建设和软件建设,硬件建设指服务器、存储设备、计算机等;软件建设指利用一定程序将基础数据进行逻辑整合,以便以网络应用。文化云利用虚拟技术,可以将不同类型的文化资源进行数据转化,创建资源内存池,通过不同的配置满足用户不同的需求。文化资源内存池的存在,使跨区域的数字文化资源平台建设成为可能。
2.2 有利于数字文化资源的存储和管理
如前文所述,各级文化馆在数字化建设进程中,海量数据的存储和管理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困难。而文化云中的虚拟技术可以将各种软硬件数据进行转化,形成虚拟的资源内存池,使数据的存取更加便捷高效。在文化云环境下,不仅可以将文字、图像、视频、音频等数据存储于资源内存池,还可以对高速备份、分层次存储、动态路径、配置冗余、数据冗余、逻辑卷、I/O、RAID等技术问题通过虚拟技术管理系统进行处理,实现了数字资源存储的全面覆盖。
2.3 有利于提高服务效率
文化云中的虚拟技术,不仅使各类数据的存储更加方便与安全,而且还提高了海量信息管理与处理的效率。当前海量信息处理技术常用的是谷歌公司的分布式数据存储系统(BIGTABLE),该系统可以处理FB级的数据信息,能够快速对数据进行分析和特定目的的处理,也为更加高效的服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2.4 有利于智慧运维,“终端”管理者可以“零基础”上岗
“终端”管理者指的是云里部分软硬件的管理者,比如区县级文化馆的技术管理人员。数字文化馆建设涉及多个学科的专业技术,其软硬件设施也较为复杂,这对管理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致使很多基层文化馆难当此任。而在文化云技术的支持下,对软硬件资源进行了整合,创建了统一标准的平台。在此环境下,数据的存储、服务的提供、程序的维护等大多可以通过智能化的方式实现自我管理、自我调试、自我检测和修复,降低了管理难度。
3 “文化云”的主要发展方向
3.1 以群众为中心,不断提高文化服务用户体验
当前,各文化馆数字化建设都侧重于服务能力的提升,与此同时,也要围绕客户加强文化服务产品的设计。要加强对各类用户需求的调查,不仅重视对文化品种、文化类型需求的调查,也要加强对传播方式、展示工具、终端设备的调查,了解用户特点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趋势,为用户提供“对口味”的服务。在文化云环境下,数字文化馆不是单向的资源传送,而是信息资源交互的平台。如,用户访问数字文化馆,就会留下不同方式的“电子脚印”。利用这些痕迹,可以分析出访问频率、用户偏好、群体差别等特点,从而深入把握用户的需求规律,打造“适销对路”的文化服务产品。
3.2 以技术为导向,有效优化文化资源数字构架
在文化云中,信息流动的方式并不是单向的,而是互动交融的。在文化云技术下,每个文化馆的文化数据中心都是云体系中的一个单元,每一个单元都有自己独特的资源,通过文化云,可以将所有单元的特色资源汇集到一个内存池中,打破了文化资源访问与交流的地域限制和馆际限制,使文化资源的传播效率得以最大化,其共享性得到最大程度的实现。同时,文化云的技术环境也为其他新技术应用创造了平台,如在文化云体系中可以运用个人信息发布系统、社交软件、即时通讯技术、移动App等,搭载这些技术可以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文化服务,也有利于不同用户群体之间的交流互动,也为用户的文化创作、展示、交流、培训提供了方便。
3.3 以资源为基础,科学搭建“文化云”管理服务平台
要想充分发挥“文化云”的技术优势,需要建立国家或省级“文化云”管理服务平台。在这一平台下,可以分设资源管理、服务推送、产业服务等若干个子平台,其功能可涵盖文化行政管理、网络服务、商品研发、电子交易等内容,为普通群众、文化企业、文化社团、政府机构等提供不同类型的云服务,还可以对各类用户的文化需求、社会文化产品发展规律、文化服务成效等进行挖掘、整理和分析,为公共文化机构、文化企业、政府决策等提供客观、全面、科学的数据服务。
4 结束语
随着云计算技术的日趋成熟,将“文化云”融入数字文化馆建设,充分利用现代化的传播手段改进公共文化服务形式,实现群众需求与服务资源的有效对接,进一步改善用户体验,优化服务架构,降低运营成本,提高文化服务社会的能力,对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,提高全民文化素质,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